顺时百度负面信息处理公司

当前位置: 主页 > 舆情监控 >

【网络舆情播报】网络舆情传播的7大效应深度解析

浏览:/ 2017-04-11 10:55

 

网络舆情播报】网络舆情传播的7大效应深度解析

  一、首因效应

  首因效应即“先入为主”,在人们认识某一现象时,通常“第一印象”对以后的判断存在影响,当不同的信息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人们总是倾向于相信第一次听到的。

  例如,在2016年8月的“连云港反核”事件中,中核集团的微信号推送文章称“核电站废料处理中心或落户连云港”,事件迅速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上发酵扩散,多种有关核项目的谣言出现,导致大批市民聚集集会,向市政府抗议。10天后,连云港政府才出面辟谣,造成网民的负面情绪累积,错过了改变舆情意见流向和正负态势的良好时机。初始印象往往深刻持久,对后续认知与评价产生重要影响,连云港政府正是对首因效应的把握不力,才导致了处置中的被动局面。

  Tips:注重首次发声,奠定舆论处置基础;善用第一印象,塑造政府良好形象。

  二、从众效应

  从众效应源于从众心理,是一种人们害怕被孤立,向群体中的大多数靠拢的现象。这种效应的发起者常营造出“加入我们,否则就是与大家作对”的氛围。

  一些网络事件如贾敬龙被执行死刑风波中表现明显。在部分律师等信息“把关人”的影响下,人们陷入“刀下留人”的集体呼吁中,很多人感受到了号召而跳上了“同一艘船”,在一定程度上忽略了其射钉枪杀人的犯罪事实乃至现行法律规定。某种程度上说,这种效应的本质是“群体绑架”,试想如果周围90%的人都将白色指认为黑色,我们也难免考虑自身的认知是否有偏差。正如勒庞在《乌合之众》中所说,“人一到群体中,智商就严重降低,为了获得认同,个体愿意抛弃是非,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归属感。”

  Tips:善用信息把关人传递事实,拆解非理性群体的信任基础。

  三、逆反效应

  逆反效应又称“罗密欧与朱丽叶效应”,是一种心理逆反现象。在舆论引导中,如果沟通中一方过分强调自己意见,或者以强硬方式要求或禁止另一方行为,会刺激对方产生不适、反感的情绪,并通过对抗行为表达。

  如在一些“删帖”、“禁言”等强硬处置措施中,逆反效应明显。你删除网民一篇网帖,他会注册多个账号进行连发;你禁言某人一段时间,其后他会变本加厉的回击。在舆情处置中,一旦涉事机关不能转换思维,未能站在平等的角度与公众构建有效的交流机制,或者过分限制某些信息的传播,就可能激发网民产生逆反心理,令这种效应成为阻碍政府与公众沟通的难点。

  Tips:日中则昃,管控需有度;水满则溢,收放需有方。

  四、阴谋论效应

  阴谋论效应是指公众有时会陷入一种认知怪圈,认为某一个强大的团体或组织通过秘密计划和有意的隐蔽行动,对现实事件进行控制的心理倾向。阴谋论效应下的信息往往缺乏证据,其荒谬的逻辑是很多谣传的基础。

  舆情事件中,由于政府部门在实情和舆情处置中有流程的要求,一些信息不能通报或不能迅速通报,在这种“信息真空期”下,多种类型、立场各异的信息易在舆论场中流传,一些“阴谋论”也借机泛滥并成为很多谣言的“温床”。在2016年的江苏兴化交警张际勇死亡事件中,起初大家对其溺亡自杀的结论并不认同,“@遇害民警张际勇妻子”的多篇微博更是表示对丈夫死亡细节的疑惑,这样的背景下“谋杀说”、“同事报复说”等多种阴谋论调流传,案件细节衍生出了多个版本。直至后来警方不断披露案情,并公布尸检结果等证据,才使各种阴谋论调降温。

  Tips:用证据回击阴谋,用事实证伪假设。

  五、关联效应

  关联效应是指舆论对多个意义上密切联系的事件进行组合,使事件效果产生叠加,在传播中形成共振的效应。

  关联性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同类案件关联类比,引发舆论争议。以涉仿真枪案件、冤假错案为代表,舆论习惯将不同时期多个案件翻炒、对比,质疑案件量刑标准或国家赔偿标准等。第二,相似案件情绪叠加,提高案件敏感度。如广西律师吴良述“撕裤门”事件,促进律师维权案件短时间内井喷;再如“奇葩证明”频现,舆论不断挖掘背后成因。第三,极端个案推动相似话题井喷。例如,2016年8月,山东准大学生徐玉玉因电信诈骗离世,媒体接连报道类似电信诈骗或个人信息泄露事件,舆论追问相关部门的治理和监管问题,掀起全社会讨论和反思。

  Tips:“一案一释法”,区分个案特殊性;“类案常汇总”,消除法律薄弱区。

  六、搭便车效应

  搭便车效应即某一重大舆情聚集了大量公众注意力,为借机寻求自身问题的解决,与此地域相关的、以往不被关注的隐性问题集中爆发在公众视野中(定义援引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喻国明相关论述)。其最大的特点是,在舆情事件中,舆论焦点发生变化,出现了明显的舆情转移。搭车的事件大多是虽然沉寂但却一直未被打捞的“潜舆情”,包括民生问题、烂尾事件、贪腐举报、重大公共政策议题等。

  搭便车效应多发生于重大突发舆情,公众对事件本身的关注会扩大至地域、现象等宏观范围,一些此前不被关注的话题可能因此而成为焦点。“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即为这类现象的典型描述。在2015年发生的黑龙江庆安枪击事件中,案件真相未明时,舆论焦点出现分化,先是该县副县长看望涉事民警,被爆料年龄、学历造假以及妻子“吃空饷”等问题,后又有举报该县检察院某官员超标用车、假车牌等行为。据统计,事件处置过程中先后出现十余起针对当地政府、公安、人社、教育、纪检等多个部门的举报,让庆安县沦为舆情灾区。

  Tips:重大舆情需要注重处置细节、提高媒介素养、加大引导外延,以免“摁下葫芦起了瓢”,衍生“舆情连续剧”。

  七、站队效应

  站队效应是指网民在舆情事件中根据冲突双方身份、地位、道德等因素选择立场之后,不问事实经过、不看法律规定,盲目表示支持或批判。

  例如,“富人和穷人冲突了肯定是富人的错,城管和小贩冲突了肯定是城管的错,警察和百姓冲突了肯定是警察的错”,这是一个两年前流行的段子,准确描述了舆论非理性站队中“看谁弱势就支持谁”的价值判断。随着网络舆论生态走向理性和法治,显性的非理性站队现象有所减少,但隐性的非理性站队仍然存在,值得高度警惕。例如,部分群体如律师、警察等热衷于以“弱势群体”自居,这其实就是想要利用舆论非理性站队思维博得同情和支持,走入了“靠弱势博同情”的误区,大大消解了自身的专业性和权威性。

  Tips:用真相回击谣传,用理性化解偏见。

【网络舆情播报】网络舆情传播的7大效应深度解析
 

更多相关【网络舆情】新闻推荐阅读:《【舆情监测】现代公关重要发展方向

  本文由顺时公关公司编辑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任何观点。如有侵犯权益,请联系本站管理员!顺时科技公关公司专业研究品牌维护、危机公关处理,网络公关处理,企业政府危机公关处理,负面消息信息处理,提供专业百度口碑维护方案,维护企业品牌信誉及政府名誉!如需了解更多相关公关资讯,请关注顺时科技公关公司官网。

上一篇:【舆情监测】现代公关重要发展方向

下一篇:极性分类——网络舆情正负面信息识别的方法

本栏目相关文章

关于本站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加微信
点击关注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