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时百度负面信息处理公司

当前位置: 主页 > 舆情监控 >

中南建设陷“信披违规”质疑:千万元应付账款消失

浏览:/ 2017-05-31 09:40

 

原标题:中南建设陷“信披违规”质疑:千万元应付账款消失

  中南建设正在开发的CR0504地块工地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刘照普 摄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刘照普 | 江苏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6年第47期)

  2009—2014年,江苏中南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南建设”,000961.SZ)所欠承建商海门大生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大生公司”)应付工程款均在年报和半年报中列示披露,具体金额每年均得到第三方审计机构利安达会计师事务所的询证函确认。但在其2015年报和2016年半年报中,这项未经兑现处理的应付工程款突然消失不见了。细心的股民发现此种“乌龙信披”状况后,多次向深交所实名举报。深交所很快向中南建设下发了问询函。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还核实了解到,多位股民向深交所实名举报称,2005年中南建设通过公开挂牌出让方式摘得编号为CR0504的“南通中央商务区及体育会展中心”地块(包括中央商务区板块CR0504-A、体育会展中心CR0504-B、体育会展中心东侧地块CR0504-C三部分);在2010年南通市政规划调整中,CR0504-A地块容积率得以提升,中南建设因此增加了41.47万平方米的建筑面积,这项对业绩增长本属重大利好的消息,中南建设并未按规定如实公布,亦引起争议。

  股民举报千万元应付款消失

  记者欲核实原始财务账簿遭拒

  中南建设股民陈善兵告诉记者,因上市公司财务报表的变动对股价产生影响,所以他对该公司各种信息和定期报告均高度关注。

  陈善兵称,今年下半年,他在浏览中南建设2015年报和2016年半年报的过程中发现,之前五年间在报告中应付账款单元,一直单独列示的应付大生公司大额工程款突然消失,这些大额欠款从2009年至2015年就一直存在,2014年半年报和年报、2015年半年报中,所欠大生公司金额分别为5956.6万元、1809.9万元、5840.7万元,属于报表中占比较高的应付账款户,未偿还原因的表述均为工程款未结清。他向大生公司电话核实后也确认,该笔应付工程款并未偿还。

  记者发现,这样的声音在网络论坛和股吧中也有出现。有股民认为,“突然单方面一笔勾销这项存在多年的欠款,我们当然不能理解,这已经严重侵害广大股东、股民利益。”

  记者查询中南建设2009—2014年报发现,其应付大生公司工程款分别为7217.6万元、3335.5万元、4954.1万元、3029.3万元、3785.2万元和1809.9万元,但在2015年报和2016年半年报中,这些欠款就没有了。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南通海门市找到了大生公司采访求证,该公司部门负责人闵达称,“我们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但实际上他们并没有偿付一分钱,我们也不知道为何变成这样,正在通过司法诉讼渠道维护合法权益”。

  记者联系采访了曾编发询证函给大生公司的利安达会计师事务所工作人员田金华,他称那是公司行为,当时作为中南建设聘请的年报审计机构的一员,确实给大生公司发过询证函,目的是复核账目,证实应付大生公司工程款确实存在。

  中南建设总部同样设在南通海门市区,其证券事务代表张伟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他们拖欠大生公司5800多万工程款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原因是中南建设下属两家子公司,分别是南通建筑工程总承包有限公司(下称“南通建筑工程”)和南通中南新世界中心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南通新世界”)。南通新世界作为甲方开发的楼盘工程被南通建筑工程拿到,后分包给大生公司;南通建筑工程按合同规定与大生公司结算工程款,但此过程中忘记扣除南通新世界作为甲方提供给大生公司的“甲供材”(编者注:由甲方提供的材料)款项;现在经过工程审计,漏算的这块“甲供材”款项经过合并报表补足计算后,实际上大生公司还要倒欠他们几千万元。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向张伟提出了查看中南建设部分原始财务账簿的请求,以核实是否真正漏算了“甲供材”部分,但被其婉拒。他说,对被质疑的那些信息披露问题,他们已经回复过了。

  记者在中南建设提供的上报给深交所的一份回复报告上看到,对于类似大生公司的工程分包商,该公司设置二级科目进行财务核算,分别是“应付账款-实际应付款”和“应付账款-暂估应付款”,2015年根据与大生公司实际对账情况,及时调减南通项目395.97万元和海门项目1438.95万元暂估应付款,减记当期成本,同时及时增记大生公司“甲供材”部分对应的实际应付款金额,其中南通项目为4180.82万元,海门项目为2260.73万元;公司年报审计机构利安达会计师事务所仅对应付账款真实准确存在状况进行了应付账款函证等财务审计程序,并非工程审计,不能作为最终结算工程产值的证明文件;与大生公司的诉讼属于占净资产比例不足1%的非重大诉讼,不需要及时披露。在2015年报和2016年半年报中,对公司当年度诉讼情况进行了汇总披露,考虑到大生公司诉讼金额占比较高,进行了单独列示。

  本文由顺时公关公司编辑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任何观点。如有侵犯权益,请联系本站管理员!顺时科技公关公司专业研究品牌维护、危机公关处理,网络公关处理,企业政府危机公关处理,负面消息信息处理,提供专业百度口碑维护方案,维护企业品牌信誉及政府名誉!如需了解更多相关公关资讯,请关注顺时科技公关公司官网。

上一篇:李世江:创新没有回头路多氟多愿做开拓者

下一篇:泸州老窖停货涨价惹恼经销商经销体系或将洗牌

关于本站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加微信
点击关注微博